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黄蓉由母成妻记(第7章)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246

作者:love柳暗 字数:12038 :thread-9188596-1-1.

在襄阳城的中心,有一座府邸,没有什么雕梁画栋,就仿佛普通的人家一样。

但是普通百姓走过这里,总会带着尊敬和狂热。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地方好 像比高高在上的城主府更让人心生敬意。这是襄阳城的议事大厅。

单单如此,也不会令他们显出这样的神情。因为里面住的是他们心中的郭大 侠和黄女侠一家,那两个守卫了整个襄阳的英雄。

此时议事大厅坐满了人,进门两边坐满了身穿铠甲的将军和士服的文官。这 是距上次蒙古军偷袭襄阳两个月之后最大一次军事集会。

「好了各位,既然人已经到齐,那我们就开始吧。」一声响亮的男声打破了 宁静。

这男子正是城中百姓交口称赞的郭大侠——郭靖,旁边站的就是他结发妻子 黄蓉。他们镇守襄阳已经几年有余,面对猛兽般的蒙古军队竟然还守住城池,这 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而奇迹的创造者,就是他们。

「既然如此,就得推出大有威望之人,不然何以服众。」

「对,我看就郭大侠和黄女侠吧。」

「我夫妇二人乃是江湖草莽,如何敢坐于各位将军和大人之上,岂不是折煞 我等,万万不可。」

「郭大侠不必如此谦虚,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你们夫妇二人在保卫襄阳的 几十年里居功至伟,难道还坐不起这两个位置吗!」「各位言过其实了。我和靖 哥哥只是从旁协助罢了。守住襄阳主要还是靠各位将军和大人的殚精竭虑。依我 只见,吕大人才堪此坐。」黄蓉清喉娇啭的说道。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靖哥哥虽然能坐这个位置,但保不定下面有人心生不 满,这样以后的调动和指挥就很难办了」原来这才是她心中所忧,由此可见她的 思虑深远。

她话音刚落,下方一个大肚便便的人站了起来说道:「郭夫人此言差矣,你 和郭大侠的功劳大家有目共睹。你如此推让,实在是让我等汗颜。」

他就是黄蓉口中的吕大人——襄阳守备吕文德。听到黄蓉提起他,他立马站 起来谄媚推辞道。他大约四十几岁,一双泛黄的眼睛如同死鱼眼般泛着淫邪的光。

肥肉横颤的脸上蓄着两撇小胡子,肚子更是如女子怀胎般向外突出。让第一 次见到他的人怀疑他是不是猪错投了人身胎,(吕文德:作者好歹笔下留情)一 顶管帽戴在头上真是有点不伦不类。

他胸无水墨,这个官位还是当时以大价钱和一位姨太太的代价换来的。上任 后,满以为能捞个钵盆满溢,却不想来到襄阳这个鬼地方。真是欲哭无泪:钱不 知道能不能回本,小命却是有随时丢掉的危险。一天天胆战心惊,真是一种折磨!

抱着做一天官升一天堂的心态,他放开了心来享受现在的一切。他最大的乐 趣就是玩弄女人尤好淫人妻女。因为他是襄阳为官之首,大家敢怒不敢言。连郭 靖夫妇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吕文德第一眼看到黄蓉就惊为天人,那仙女般容貌,亮泽的青丝,衣服包裹 不住,被撑起的浑圆双峰,肥圆的丰臀,出尘气质,最要命的是那成熟妇人熟媚 妖娆,幽浓体香。让他感觉自己以前玩过的女子和黄蓉一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吕文德每次在梦中都把这个美妇人压在身下,狠狠蹂躏,插得黄蓉哀叫连连, 讨饶不已,最后在她哀求绝望之中,把阳精尽数灌入她的牝户深处。

他这个梦自己也不知做了几次,每次起来都感觉下身湿漉漉的,但阳根还是 昂首挺立,硬的发疼。他每次都借故讨好黄蓉,希望有朝一日能一亲芳泽,就是 城主不当也是值得。但黄蓉看到他就感觉一阵恶心,不说那骇人的身形外貌,单 说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是饿狼看着赤裸的羔羊,充满着欲望。黄蓉武艺高强, 也不怕他耍什么阴谋诡计。但他身为襄阳之首,自己和靖哥哥有时候还得看他脸 色行事,对他说不上客气,但也不会恶脸相向,更勿论拳脚加身了。

所以每次黄蓉见到他都是躲避三方,让吕文德恨得牙痒痒。吕文德鉴于黄蓉 夫妇武艺高强,在襄阳城深得民心,也就不敢用强。到时黄蓉随便用一招在自己 身上都吃不消,轻则带伤,重则殒命。还会让大家拍手称快。

反正自己为襄阳城守,他们一定会有求于自己。肯定有机会能享受一下那滑 嫩的身体,所以也就不急于一时,只是暗自等待这个机会来临。到时一定要让她 在自己胯下呻吟求饶。

现在有个讨好的机会,吕文德当然里面提了出来。反正这满厅的人都不会推 举自己。自己身为襄阳身份最高之人,却不如两个江湖人士更受部下拥戴,吕文 德更加坚定了想要得到黄蓉的想法。要让这个受万人敬仰的女神在自己胯下呻吟 吐媚,浪叫连连。想到黄蓉那娇媚承欢的形态,吕文德感觉口干舌燥,下身立马 硬了起来。

大家一听到连吕文德都推让郭靖和黄蓉,也立马说了起来。

「就是就是,郭大侠夫妇居功却不自傲,实在是值得我等效仿。」

「郭大侠,你们两人就别推辞了,上首位置非你们莫属。」

经不过大家的一再推让,郭靖只得坐了首位。江湖人本就豪爽,他一坐下, 就不去想自己适不适合坐这个位置了。马上和大家讨论起今天的战斗。

「经过上次的偷袭,蒙古军近期内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动作,但是也绝不能掉 以轻心,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郭靖说道。

下方一个将军说道:「话虽如此,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我们的士兵 天天紧绷着一根神经,如此下去,恐怕还没打仗,他们自己就垮了!」旁边的武 将和文官都点头称是。

「确实如此,等待恐惧的来临才是最恐惧的,也是最折磨人的,我已经派出 几路斥候到前方打探,一有动静,我们会马上知道,提前做好准备。守城的士兵 在晚间轮换时间缩短,保持他们的警惕心」黄蓉说道,「另外上次新招募的士兵 也要加紧训练,他们没有上过战场,没有见过鲜血。在战斗中,只会是无辜的伤 亡。」

她清婉动人、黄莺出谷的话音刚落,吕文德立马称赞:「黄女侠不愧为女诸 葛,我等佩服」 .其中的武将更是应道:「我等马上回去训练新军,绝对会让他 们在下次战斗来临之前脱胎换骨。」「好吧,事不宜迟,各位将军辛苦了。」

「我等告辞」大家见没什么事纷纷离场。几个武将更是直奔军校场「今天开 始,可要好好训练上次的新兵,到时在战场上被吓的尿裤子,可丢尽了我大宋的 脸面,恩,就双倍训练吧!」

军校场的小五子右眼皮一跳「这是桃花运还是蒙古人又打过来了呢?」他喃 喃自语道。

黄蓉夫妇离开了议事厅,回到了自己的卧房。黄蓉握住郭靖的手:「靖哥哥, 这几天你都忙瘦了,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黄蓉见丈夫略显憔悴的脸情深 的道。

「蓉儿,还好有你陪在我身边,为我出谋划策,不然为夫可是守不住襄阳城 啊。」

「可是,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吧,只要问心无愧就好。」

「上次蒙古人的偷袭让我总是有点不安,」黄蓉依偎在郭靖的胸口道「怎么 了」郭靖向来粗枝大叶,他可不愿想其中的弯弯绕绕。

「可能是我多想了吧!蒙古人刚好趁我方轮岗的时候偷袭,还挑了守卫最薄 弱的地方。」

「你是说有人泄露了我们的布防机密?」郭靖毕竟不是傻子,听黄蓉这么一 说,他顿时反应过来,「不行,我现在得把他们都叫回来,大家仔细商量应对之 策。」

「靖哥哥,这只是我一个人的猜测,你总不能凭着这个去和他们说吧。再说, 万一是真的,我们反而打草惊蛇了,还是让我仔细想想办法吧!」

「蓉儿,你肯定会有办法的,那我就不担心了。看见你事事亲为,我突然想 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你不是说要训练新兵吗。现在襄阳百姓都以我们为首。我自然要作为榜样。

况且,我们现在有了武穆遗书。其中的排兵布阵刚好派上大用场。只是其中 的内容在我这愚笨的脑袋看来,真是晦涩难懂,所以几天之后想找个清净之所好 好研究一下。「

「那你想找哪个清净之地呢?」

「这里肯定不行,虽说旁人不会来。但我们家那个小魔女肯定不会让我安静 的。想来想去,就去城北的峡山脚下吧。」

「那里确实是个好去处,清净幽凉。平时没什么人去打扰你,那我和你一起 去吧」

「蓉儿,平时就是你一直在我身边出谋划策。我感觉自己现在都不能正常思 量事情了。所以这次我打算自己一个人去。如果实在有弄不懂的地方,到时你再 帮我解疑答惑吧」

「恩,那靖哥哥你要注意保重身体,」黄蓉温柔的说道。听见丈夫如此说, 她就打消了同去的念头。只是她全然没有看到丈夫眼中的那一丝被火热取代的愧 疚。

「蓉儿,我们可能要隔几个月不能相见。现在就让我们夫妻好好亲热一番吧。」

说着对着娇艳欲滴的红唇吻了上去。舌头不住在妻子的空腔内搅动,吮吸着 她的琼浆玉液。黄蓉被他吻得意乱情迷,双手推开丈夫,脸红说道:「靖哥哥, 现在还是白天,人来人往的,被人看到可怎么办?」

「放心,不会有人来的,我们家的那两个调皮鬼和破虏早就不知道溜到哪里 去玩了。今天议事也已结束,那些将军和官员不会再找我们的。婢女也被我支开 了,这几天把我憋得真难受,我现在已经忍不了了,好蓉儿,给我吧。你看它也 忍不住了。」说完抓住黄蓉的手按向裤裆处。

感受到丈夫那里的「变故」,黄蓉连忙把手收回,一张俏脸泛起了绯红。

「你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亲了,怎么还这么害羞!」郭靖说着又朝着香唇吻 了下去,另一只手抓住妻子的柔荑按向下体。

黄蓉见丈夫的坚持,终于不再反对。和丈夫唇齿相接,手上也解开丈夫的腰 带,探进去上下抚摸着丈夫的阳根。她能感受到上面的热度和尺寸,这不禁让她 脸颊一红。郭靖见她如此娇羞的模样,忍不住开始脱衣服。

一会儿,就赤身裸露了。黄蓉看见丈夫全裸的身躯,顿时轻嗯一声,把头埋 进丈夫的胸口,不像是一个母亲,更像是一个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郭靖见此, 只能把她横抱而起,向他们的床上走去。把黄蓉放到床上,他开始为她宽衣解带, 一边含住她的绛唇。

最后,两人终于赤裸相对。只见黄蓉肌肤胜雪,一对傲人的洁白双峰挺立在 胸口,它不只是大,而且又圆又丰润,没有丝毫下垂的痕迹,两粒粉红的乳头矗 立其上。平坦光滑的小腹没有一丝松弛,闪着象牙般的光泽。牝户私处丛林茂密 繁盛,会阴及肛菊,没有丝毫杂乱的毛发。两片饱满粉嫩的肉唇中间是一条细缝。

整具身体没有丝毫伤痕裂缝,一切是那么浑然天成,就像是上天用心制作的 玉人。

郭靖看到这,不禁有些呆了。他不住的感叹道:「蓉儿,你真美。」

「哪有。」黄蓉含娇细语说道,嘴上虽是如此说,但听得丈夫的甜言,也是 一阵喜悦。

郭靖看着那对饱满的双峰,双手各握一只,一大片乳肉从手掌上滑落出来。

郭靖只觉得手上说不出的柔腻滑爽,弹挺饱满,放到鼻子下一闻,还有阵阵 乳香。「那晚过儿是不是也是如此握着这对硕大的玉乳呢」

想到这对本该属于自己一人的珍品在别人手上把玩,郭靖气从心来。掌着双 乳的手狠狠的揉捏起来,上面顿时淤痕条条。

「靖哥哥,好痛轻一点。」语气里有着一丝责备。

「啊……哦我看到蓉儿这么美,一下子没忍住,蓉儿你痛吗?」

「没有,你等下轻点就是了。」

黄蓉只觉得近两个月靖哥哥有点奇怪,以前对自己百般温柔的他,在床上老 是失控,不会在意自己的感受,整个人变得野蛮粗暴,横冲直撞。

黄蓉好几次想问,却又把话憋会肚里,只得把原因归于近期丈夫的压力过大, 情不自禁的要发泄出来。

「靖哥哥,我可以了。」

郭靖见此,爬到黄蓉的身上,用手扶住阳根,抵住那微微湿润的花源,在穴 口研磨几下,慢慢撑开肉缝插了进去。里面如此温暖、紧致,前进的肉茎仿佛遇 到了阻力般停滞不前。郭靖不得不加大力气,逐渐深入,在深入的过程中,那紧 蹙的嫩肉紧紧包裹住肉茎,不断的挤压和吮吸,实在想不到这是生过三个孩子的 蜜穴。终于插到了尽头,郭靖松了一口气,刚才艰难的前进差点让他缴械投降, 于是立马停下不敢抽动。

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抽插起来。每一次抽插,郭靖就觉得里面有股吸力, 让他快感连连。黄蓉阴道慢慢适应了体内的男根,不断分泌出滑润的液体。黄蓉 被丈夫的肉茎插入,也是舒服异常。只觉得下身充实异常,自己的牝户私处春水 逐渐渗出。

「啊,好舒服,酥麻到心坎里去了。」阴道内紧束的温香软肉把丈夫的肉茎 紧紧包裹。每一次的抽擦龟头刮过自己的肉避,不停的快感就让她一阵阵轻搐。

郭靖逐渐加大力气,湿滑的甬道已经不像之前紧闭。只听见「噗嗤,噗嗤」

的水声开始响起。

黄蓉顿时脸蛋羞的通红,可是那声音还是一阵阵传到耳朵。郭靖的屁股不停 的耸动,一双大手按在了黄蓉的双峰之上,不停的逗弄那两颗已经殷红、挺立的 乳头。快感不停的从下身、乳房传到大脑。让她一阵阵颤栗。她不由紧咬贝齿, 可是那细细的低吟声还是不断传出。

郭靖听道,下身耸动的更快,他低下头吻住妻子的耳根,还时不时轻咬。

「蓉儿,舒服吗?」

「恩,靖哥哥,好舒服。」

「你的过儿是不是也让你这样舒服」郭靖念及此处不禁更加用力,每次肉茎 都是狠狠的顶到底,手上握住乳房的力气逐渐加大,更是咬住耳垂不放。黄蓉三 面受敌,耳边传来撕痒摩擦的快感,身体的浴火也逐渐被点燃,体温慢慢升高, 身体泛着淡红。

郭靖下身狠命的抽插起来,每次阴茎都是退到穴口,再狠狠的破门而入。感 受着丈夫粗蛮的撞击,黄蓉气喘连连。

「不要……不要这么用力。」

郭靖仿若未闻般,还是用力冲击着黄蓉的花房,就像一头被情欲支配的野兽, 只想狠狠征服身下的雌兽,确立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宣布身下雌兽归属于自己。

「轻点……好痛……靖哥哥轻点……蓉儿好难受。」

想象着妻子在杨过胯下的娇柔婉啼,双目赤红,怒血上涌,哪里听得进娇妻 的哀求。只是不要命的退出阳根再狠狠而入,力猛且迅捷。「啪啪」的肉体撞击 声在房间响个不停,听得黄蓉面红耳赤。

两人腿根交合处已是一片狼藉,白白的泛着一层细小的泡沫。黄蓉娇嫩的阴 唇已经微微红肿,可见刚才郭靖的冲击之大,用力之猛。

黄蓉正忍受着丈夫强有力冲击,以前丈夫的温柔,现在的狂野,让她体味到 了另一番滋味。湿润的下身被阳根撞得一开一合,汁水滴溅,打湿了两人的下身, 黄蓉的下身芳草贴在穴口,更显油光发亮。

不多时,郭靖快感已至顶峰,再也控制不住,最后努力冲刺了几下,用尽全 身力气完成最后一击,阳根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刺入黄蓉的花房,颤抖跳动,马眼 大张,阳精一股股喷射而出。

有点迷离的黄蓉感觉到体内的阳根跳动发颤,知道这是丈夫发射的前兆,可 是自己却还是没有得到满足,不上不下。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挺起下身,接受 丈夫阳精的冲洗。

黄蓉感到下身一阵火热的液体浇在自己的滑嫩私处,烫得她微微打了个颤, 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体内堆积宣泄不出,让她甚是难闷,花心深处空虚袭来,瘙 痒感更甚。

郭靖缓缓退出阳根,刚才还怒挺昂首现在已是萎靡耷拉,油光闪亮,沾满了 男性和女子交合的液体。隔了一会儿,黄蓉娇嫩的花房慢慢流出白浊的阳精,停 在一开一合的粉红穴口,甚是诱人。

黄蓉眼里闪过一丝失落,每次都是有种吊在半空的感觉,瘙痒难耐。每次要 达到更高快感的时候,丈夫都力有不逮,不能将她送至云端。她虽然没有真正泄 身过一次,但新婚时也看过几本房中书。上面说女子泄身时会欲仙欲死,浆水横 流。

她随手拿着衣物抹擦了几下下身,便下床去穿衣物,浑身湿漉漉、黏糊糊的 感觉让她很难受。所以就打算去冲洗一番。这也是她每次和丈夫行房后必做的事。

「靖哥哥,我先去洗下身子,你歇会吧。」

郭靖轻嗯一声表示知道,他看出黄蓉眼里的失落。他也不明白为何每次和妻 子行房自己都是这么快速缴械射精。他和妻子行房时已经运起内力,虽然没有什 么技巧,但他内功深厚,一轮猛烈抽插下来也可以持续蛮久。用在那个女子身上 让她泄了又泄,大呼「不要」「爽死了」之类的话语。只是在妻子这里,坚持不 过几下,便喷射而出。

「难道就是这样,蓉儿欲求不满才去勾搭过儿,可是过儿论内力绝没有自己 深厚,还是过儿的阳物过于粗大或是胜在床第技巧」郭靖不由如此想到。

完事后的两人各自怀着心思,也就不再言语。

黄蓉穿好衣服,便往门口而去。刚才擦拭过得阴穴又慢慢流出一股粘液,黄 蓉不安的夹紧下身,两条腿轻微摩擦向门口走去。刚穿上的亵裤被下身流出的阳 精打湿、渗出并滴落在地。

下身黏糊糊一片,被打湿的耻毛粘在花唇两侧。走动间有几根竟摩擦至阴唇 之内,一走就拉扯着下身。拉扯之下,轻微疼痛间又夹杂着些许欢快。

黄蓉想探出手捋出那几根罪魁祸首,但一想到此举看起来是自渎一般,怕被 郭靖看到,甚是不雅,也只的打消此种念头。

她走至门口,拉开门便直奔浴堂而且。想到自己此时的羞态,就想尽快到浴 堂,好解除让自己陷入尴尬不已的状况。但走的一快,下身拉扯更加剧烈,让黄 蓉大腿发软,差点站立不住,慌得她立马扶住墙壁。最后只得一步步捱着墙壁向 浴堂走去。

黄蓉从未感觉走路是如此艰难,就好像有只小手时刻不停拉扯自己的下身, 酥酥麻麻,让她心慌意乱。

从房间至浴堂竟走了好几分钟。黄蓉此时已是有些气喘,脸色升起红晕,眼 神些许涣散。身体里更是涌起一阵热浪,烫灼着五脏六腑,连吐出的气息都带着 一丝热气。

黄蓉浑身燥热,难受至极。她连忙将池子放好水,脱下衣物,躺了进去。

那冰凉的浴水让黄蓉大感舒服,脑袋也不由清醒了几分,但身体里面那把火 不仅没有熄灭,反而受外面冷水刺激燃烧的更加起劲。两相对比之下。外冷内热, 炙烤着她的身体。

黄蓉开始地清洗着自己的胴体各处。浴巾虽然软绵滑腻,但黄蓉的身体更加 滑腻,仍是在自己一身柔肌嫩肤上磨擦出了一片片妖娆桃红。

黄蓉浑身都是汗,所以这次洗浴从头洗到脚。刚才交合处更是要仔细清洗, 但手一触及阴唇时,黄蓉浑身便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

「怎么……会这样,以前也洗过下身,为什么这次一碰之下就会有……有那 种羞人……的感觉。」

黄蓉不得而解,以前也是和丈夫行房后,冲洗下身,但那时只是洗阴姿态让 自己感到不堪,但绝没有今日这般,一碰之下就有这般强烈的感觉。

黄蓉自是不知,这次和丈夫行房。郭靖每次都是狠命粗暴,自比以前温柔刺 的更加深入。以前没有达到的地方也被丈夫多多开垦出了一点,快感较以前更加 强烈。而且耻毛卡在阴唇里,从房间到这里,不断拉扯之下,快感也就和刚才行 房的快感叠加在了一起,就仿佛此次行房的时间比以前长了一倍。快感累积的程 度也比以前更加高,达到了黄蓉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但好像还差那么一丝,自 己的身体里面的浴火才能宣泄而出。

下身越来越强烈的空虚瘙痒不停冲击着黄蓉的大脑,引导着她的右手颤巍巍 的往胯下伸去。碰到阴唇,快感更是强烈。

「呜……好……好难堪……好羞耻……可是又有舒服的感觉」

黄蓉知道她的右手只需要轻轻一捅一插,纤纤的玉指头就会如怨妇自淫般插 入她的牝户私处。

但深受礼法约束的她怎么也不敢作此淫行。浑身燥热让她不安地扭动着,玲 珑浮凸的娇躯就如水蛇一样在木桶里曼妙地摇摆不停。丰硕浑圆的双乳在水面上 载浮载沉,盈盈一握的纤腰在水中如杨柳摆动,牝户萋萋芳草像海藻般在水中随 波流动。那自然流露的媚态让人浮想联翩。那沉重的呼吸声和池子里内的水声奏 成了微妙的乐曲,令这幅美人洗浴图更增诱惑。

「好难受……好热」

「插进去……插进去就能……缓解体内的欲望了」

「不行,你怎能不顾礼法传统!那样便和那些荡妇自渎般无异了……」「

「就一下……一下就好」

天人交战的黄蓉脑海里两种声音不停响起。

「这里没人看得见……快插进去……插进去身体就凉下来了」

「蓉儿不可以你怎么能被区区欲望降服」

贞心未泯的黄蓉虽努力地约束着自己不要做出下流之事,根本无法理解此时 身体内的微妙反应。此刻黄蓉芳心絮乱,此时内心就如木桶里的水一样,波澜暗 涌、难以平静。

身体里欲望的声音越来越强烈,脑海里不停响着「插进去插进去」

「就一下一下就好」黄蓉轻声对自己说。

那在牝户外徘徊不定的手受到大脑的指控,终究还是插进那风光迷人的私处。

「哦……」一声低沉的呻吟从黄蓉樱唇中蹦出,首次用手指插入自己的娇嫩 阴部,那滋味难以用笔墨形容,是黄蓉从未经历过的怪异感觉。黄蓉只觉自己甬 道内的娇嫰肌肤犹如一片春泥沼泽,又湿又热、又绵又软,手指刚一插入便被层 层褶肉紧紧地裹着。

「想不到……我……真的……真的做了……做了这么羞耻的动作,简直和…

…自渎一样……「强烈的羞耻愧疚令黄蓉满脸绯红,就连本来那娇嫩柔滑的 肌肤,此刻都已泛起了鸡皮疙瘩。毕竟这是黄蓉首次伸指插入自己的阴穴内,虽 然那房中书上有妇人自抚的描述,但她内心一直觉得妇人那样做,比勾栏妓女还 要低贱。

可是今天,一向高傲的她竟然做了她以前深深不齿的事。

黄蓉悄悄地低垂臻首,透过水面上的阵阵涟漪,她看到了一幅让她羞煞的情 景。只见自己的手指正淫靡地插入了自己双脚的尽头。食、中二指尽根没入,只 剩下拇指、无名指和尾指留在玉门外,但它们也暧昧地被那如萋萋芳草般的耻毛 所包围遮盖。黄蓉白晢修长的玉掌竟有一半看不见了,素手与下身邪恶地纠缠在 一起,此情此景实令黄蓉感到又羞又躁!

当那尖长的手指头重重戳地在绵软的内阴上时,这淫乱下流的动作不但立刻 舒缓了麻痒,还为黄蓉带来疑似性欢的甜美快感。她光滑平坦的小腹如像波浪般 一阵起伏,修长有力的双腿也如像树摇般轻轻晃动,她的美眸里满载着陶醉、刚 刚的娇喘叹息也没了,整个人像是不受驾驭地迷失在那一插之下,连呼吸也忘记 了。

黄蓉抑着火红的俏脸、眯着朦胧的凤眼,那首次探入肉洞的小手正在犹豫着, 不知道是否应向更深处摸索探察。

「怎么感觉……感觉怪怪的……那里的……肉……又湿又热,好像要把手指 融化了……」那如白藕般的手臂小心翼翼地摇曳着,唯恐动作稍大也会引来身体 羞耻的反应。但本就无此经验的黄蓉动作无疑是生涩的,当修长的指甲不小心地 括在内阴柔软的肌肤上时,黄蓉的身躯顿时像被电击一样哆嗦颤抖起来,弄皱了 池子内的一池春水。此变本加厉的颤抖感觉令她感到又麻又痒、又酸又软,还令 她有了一股难以启齿的冲动!一股想去抓、想去搔的冲动!

「不行,说好就一下的,快拔出来,蓉儿不能再错下去了」

黄蓉春水盈盈的媚眼看着自己的手指从小穴内缓缓拉出,一股空虚渴望、依 依不舍的感觉立时充斥着她的身体和心灵。刚刚的销魂快感如流星般转瞬即逝, 失去了食、中二指的淫穴更盈空虚,欲求不满的焦躁感卷席黄蓉的身心。

「好像比刚才更热了更痒了」

「那就再去插一次」

「可是……可是说好……只能弄一次的」

「那只是你自己慰藉的理由罢了,插一次和两次有什么不一样呢」

「可是……可是」

「别再控制自己了,你自己不是也非常想要吗快点再插进去」

只见刚才被丈夫大力蹂躏的阴唇此刻仍然得红肿未消,如春葱般的手指和牝 户间挂着一线银丝,在微弱烛光下闪耀着淫靡之光。而自己那只跃跃欲试、徘徊 在玉门前的素手,只想再次贪婪地插入那肉洞里寻幽探径、放纵行淫。

「再插一次……再插一次……我就不会再弄了」

像是给自己下了保证一般,黄蓉的两根手指又一次全根没入那娇嫩的牝户花 房。受到侵犯的私处嫩肉立马围拢上来,阴穴内壁还不住地吮吸蠕动,紧紧的夹 着手指,仿佛再也不愿放这入侵之物出去。

这次感觉比上次更甚,手指拔出的过程中刮过腔壁,黄蓉感觉有什么东西顺 着手指流了下来。

「快到了……快到了……」

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袭上黄蓉心头,好像就是她找寻已久的快感。就像是 久困在黑暗里的人,看到一丝亮光,那里就是要找寻的出口。

「再插一下……你就可以感受你以前从未有过的快感」这句话不停蛊惑着黄 蓉,迷迷糊糊的她又把那拔出的手指插了进去。

已经不需要再教,黄蓉自己不停拔出手指又插入。「咕叽咕叽」的响声在下 身不停响起。

黄蓉已经看到「出口」了,她再插了一次,体内困堵已久的浴火终于化作浆 水喷涌而出。

「啊」娇媚至极的声音吐出檀口,黄蓉脖子向上高高昂起,露出颀长白皙的 玉颈,身子僵直,脚尖紧绷。隔了几下才瘫软下来,只是身躯还时不时轻微颤抖。

隔了半刻钟左右,黄蓉才从刚才泄身中清醒过来。她一方面为控制不住自己 的举动而懊恼,也为刚才泄身的快感而欢愉。

她呆坐了一会儿,整理好衣物,离开了浴房。沿着回廊向自己房间走去。距 门口不远的窗户墙上挂着几丝粘液吸引了黄蓉的注意。

她走过去,用手刮下一丝,黏黏的带点腥臭。身为妇人的她马上知道这是男 子的阳精,但男性精华怎么会喷在这里。

「难道……难道自己的自渎淫行被人看到了」黄蓉想到这,花容失色。

「靖哥哥,不会是他,靖哥哥不会行此偷窥之事。」

「除了靖哥哥,还会有谁?难道是府外的人,可是今天议事已经把要说的事 已经说完了,他们不会再折返而回的。」

「其他人也不会无缘无故走到这里来,那还会是谁。整个郭府除了靖哥哥就 没有别的男人了。」

「等等,男子……难道是……啊?」黄蓉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 结果。

黄蓉被自己的想法惊住了,美目大张,樱唇不由失声啊的一下叫了出来。

「好羞人……他怎能这般无礼!竟然偷看我浴身,自己刚才那淫靡不堪的一 幕一定被他瞧去了……真是真是……好羞人,他会怎么看我呢?他会以为我是个 贪淫好欲的女子吗」

「现在就找他去,可是这样他就知道我发现了他,我们两人以后还如何相处」

碰上如此烦心的事,也是叫黄蓉方寸大乱。

「不行,我就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否则两人见面不知有多尴尬」

「可是如果这次我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他万一不知收敛,下次还来怎么办」

一串串的问题涌上心头,黄蓉恨死了自己一时难忍,竟做出如此下流纵欲举 动。她秀眉紧蹙,半响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涌上绯红,似是羞耻至极。她不停 来回走动,最后还是握了握粉拳,下定了决心。

回到房间,郭靖还是躺在床上,黄蓉推了推他。

「靖哥哥,我洗好了,你也去洗一下吧。」

郭靖回头看了黄蓉一眼,感觉妻子有股说不出来的韵味。娇艳的面庞,油泽 光亮,红彤彤的满含春意。他自是不知妻子刚才在浴房内的举动,只是感觉妻子 比任何时候都要妖媚。

「蓉儿,你怎么比以前更美了!」「哪有,我还不就是我吗?」

「真的,你自己看看」

「靖哥哥,你还是去洗澡吧,快要吃午饭了」

半推半说的把郭靖推去洗澡,黄蓉自己来到铜镜前。果然好像和以前有所差 别,整个人散发着一股轻松和精神。

「难道是在浴房那……」黄蓉不由想到,惹得脸生红晕,羞意连连。

想到已近晌午,那几个孩子也该回来了,压下心中起伏,去伙房做饭了。

做好饭菜端上桌,就听到郭芙叽叽喳喳的声音,就看到郭芙和郭襄进来了。

不一会,郭靖和郭破虏也到了。

郭靖一看到女儿那欢呼雀跃的神情就笑着问道

「芙儿,今天去哪里玩了,这么高兴?」

「今天去了好多地方,可好玩了,可是弟弟老早就回来了。」

「哦,蓉儿,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有吗?可能是做饭伙房的温度高,熏成这样的。」

黄蓉自是想起那个在浴房窗外窥伺的人应该就是自己的儿子,听到女儿提到 他,自是有点不自然。

一家人吃过午饭,各自休息。

第二天,郭芙领着弟弟和妹妹又出去玩,留下黄蓉和郭靖在家。

这月余因为襄阳遭受战火,黄蓉都要事无巨遗处理。难得今天空闲,颇有些 技痒的黄蓉就在院中使出落英神剑掌。

只见花树下一个风姿卓绝的妇人,衣裙轻飘,罗带飞舞,双臂挥动,拳掌翻 飞,四面八方都是掌影,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虚实变化繁复。因是女子使 出,更显出潇洒,飘逸出尘之姿,虽然黄蓉已是四十有余,但因保养得当,脸上 没有岁月留下的皱纹,还是白净光滑,凝脂如玉。生过三个孩子,身材却比许多 待字闺中的女子还要好,衣裳难裹住的硕乳,修长圆润的双腿,更勿论那妇人的 成熟风韵。

耍了几盏茶时间,天气较热,黄蓉已是香汗淋漓,有些气喘。打湿的汗衫贴 在衣服,让黄蓉感觉有些不舒服。也就停了下来,回房打算换套干爽的衣服。

郭靖真在房中看着什么,看到黄蓉进来,顿时惊艳至极。此时的黄蓉衣裳有 些地方被汗打湿,贴在衣服上,隐约可以看到衣服里面的春色,几根发丝散落贴 在额头和脸颊,脸色微红,因为练掌,身体散发出幽幽的体香。

这一切一切都刺激着郭靖,他拉着黄蓉的手,让她坐下,倒了杯茶。

「蓉儿,累了吧,来喝口水。」

「谢谢靖哥哥。」

黄蓉接过茶碗,扬起白如凝脂的玉颈,将碗中茶水一口饮尽,几丝茶水从她 那散发着诱人气息的红唇边缓缓滑下,划出一道细细的水痕,滴在衣裳上,闪出 晶莹的亮光,映衬着黄蓉本就完美精致的五官,更添几分魅惑。

郭靖看到这,小腹倏然升起一股热流,紧紧抱着黄蓉。黄蓉只感觉奇怪,无 端端的丈夫为何有此举动,但感到有根棍状物的东西顶着自己后背,再一看郭靖, 他的眼中散发着情欲,顿时知道了丈夫的心思。

「靖哥哥,不要这么抱着我,好热。」

「蓉儿,你好美,我忍不住了。」

「可是……我们昨天不是那个……过吗?」黄蓉轻声说道。

「谁让我家蓉儿这么迷人,就是圣人看见你这幅样子都忍不住,何况为夫呢!」

「可是,这样频繁的话,对你的身体不好。」

「我们也不是天天弄,隔几天我就要出去了,我可要好好疼爱我的小娇妻啊。」

黄蓉想想要和丈夫分别几个月,软下心来,只得轻点臻首,答应了他。

郭靖脱下两人的衣物,赤裸而对。郭靖双手握住黄蓉的玉乳,嘴就靠了上去。

「靖哥哥,别用嘴,出了汗那里脏。」

「不仅……不脏还……很香呢!」郭靖嘴里喊着乳肉,含糊不清的说道本就 滑腻的双乳因为汗液更添腻感,还隐隐散发着乳香,吃的郭靖满口称赞。

看到妻子的绝美丰腴的胴体,郭靖也是难忍,马上提枪上阵。

甫一插入,本就因练功气喘的黄蓉气息更加紊乱,嘴里呼出一口口喷香的热 气,打在郭靖的脸上。

郭靖双手抱住黄蓉的丰臀,一次又一次快速的进出于黄蓉的牝户蜜穴。黄蓉 也是樱唇半张,吐出灼热的呻吟。

像是不经意划过臀部,郭靖的手来到了黄蓉的菊穴处。

「蓉儿我们今天来玩下这里怎么样?」

「啊,哪里?」黄蓉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就是这里,你的菊穴。」边说还边用手摸了一下菊口。

「不要」黄蓉推开郭靖,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靖哥哥,你这两个月来好奇 怪,在床上不理人家的感受,还说要……要蓉儿的那里。」

说着嘤嘤啜泣起来。

郭靖立马安慰道:「蓉儿我错了,我是看了那种书,有些好奇,你能别怪我 吗。这几个月忙的焦头烂额,还要和你分别几个月,我……我有点气闷。」

「好,那你不能再有那样的心思。」

「好,为夫错了,再也不敢了。」郭靖本还想让着绝美娇妻帮自己吞吐下阳 根,想到那畅快淋漓的感受,浑身一阵酥麻。但看来根本没指望,说出来还不知 道黄蓉会如何看他。

他知道这种事不能急于一时,要慢慢改变妻子的观念,让她逐渐放开,以后 或许就能享受到妻子销魂的淫技了。所以只得暂时压下那种念头,专心挺动下身。

「蓉儿,我没力气了,你能坐到我上面来吗?」

「靖哥哥,你是不是又打什么坏主意,这可不像你。」

「好蓉儿,真的没骗你,今天好像浑身使不上劲。」

「是不是病了,要不要去看郎中?」

「看到你就好了那会得什么病。」

「靖哥哥油嘴滑舌哦」

郭靖躺到床上,对黄蓉招手「蓉儿,快到我上面来。」

「不要,那样好羞人!」

「你偷汉子的时候就不羞人了」郭靖暗暗想到,可是万不敢说出来。

「蓉儿,我们要隔这么久才能见面,晚上就好好的玩一次吧。」

「可是人家真的不想那样做嘛。」

「那样也好舒服,来相信我。」

黄蓉好像想到了什么,媚眼一转,答应了他。

「来,用手扶着它,在坐下去。」

黄蓉媚眼传波,娇嗯一声,爬到郭靖胯部,背对着他,脸向房门,双手扶着 阳根。她慢慢坐了下去,弄到一半,她就娇喘不已,好像全身失去了力气。

郭靖看见黄蓉的娇媚模样,脑中又浮现着两个月前的那一晚,气血上涌,一 次次用力的把肉茎顶到深处。

虽然和妻子行过过多次房,郭靖不得不承认妻子牝户的紧致,每次插进退出 都要倒吸口气。

「蓉儿,我要射了。」

郭靖急速抽插了几下,阳根死死抵住黄蓉的蜜穴,不住的跳动,一股股火热 的男性精华冲击进黄蓉的阴道深处。黄蓉也静静的接纳丈夫的阳精,结束了这场 肉宴,黄蓉逐渐从刚才有点淫乱之镜中清醒过来。

只是这时她分明瞧见一道身影在房门之外,她惊呼一声:虏儿!

(洗澡那段借鉴了一下郭府内深藏的阴谋,赶了这一篇出来,好像有点不伦

不类

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