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勒索一个已婚妇女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289



我借故勒索了一个已婚妇女,得到了有生以来最舒服的口交服务。她也是第一个让我跟她肛交的女人,但这并不是通过勒索得到的,而是她主动要求的。
  这件事情的起因,是因为我特别喜欢色情文字和照片,这让我有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在空闲时间里,我几乎整天沉浸在互联网的色情网站里,其中最喜欢浏览是一个叫VoyuerWeb.com(原文如此,不知是否真有此网站,不是在给它做广告宣传——译者注)的色情网站中的RedClouds栏目,是那个网站的裸体照片频道。我之所以特别喜欢那里面的照片,是因为那些照片中的女人几乎都是良家女人,没几个是专业模特。网站里的照片每天都有更新,所以,我几乎每天都要登陆浏览。
  ***    ***    ***    ***
有一天,当我正在麦当劳吃午餐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她带着五个孩子,年龄大约从5岁到11岁,很明显其中两个是一对双胞胎。我一边吃着巨无霸汉堡和大薯条,一边看着那个女人,感觉好象在哪里见过她。
  就在她转过脸和一个孩子说话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她了,就在RedClouds栏目里!事实上,我已经在那个栏目里见过她的照片好几次了,而最近一次见到她更新照片的时候就在三天前。那是一套系列套图,她在照片里玩弄着她的乳头、吸吮着男人的阴茎,还有几张照片是男人们把精液射在她脸上的,看着非常刺激。
  这女人长得非常漂亮,长长的棕色头发直垂到她的腰际,足有40DD的大乳房几乎要把衣服顶破。虽然她身材比较胖,但由于那双大奶,人们就不会太在意她的肥胖了。我还记得,当我在网络看到她美丽的脸庞和吸吮着巨大阴茎的性感嘴唇时,我简直硬得快要死了。我在想,如果我也把鸡巴插进她那漂亮的小嘴里的话,那肯定是非常刺激的事情。
  本来我就是个经常干些坏事的混蛋,所以我决定试试,看能否让这个女人就范。于是,我走出快餐店,来到停车场,坐在我的车里等着那女人出来。
  她终于出来了,在将她那些孩子都招呼进她那辆小面包车里后,就开车出了停车场,我赶快发动汽车紧跟在她的车后面。本来我希望她直接回家,可是她并没有按我的想法做,却开车去了一家玩具商店。
  我把车停在玩具商店外面,在等待的时候给办公室打了个电话,谎称我突然有些私人事务需要处理,下午就不去办公室了。其实应该也不算说谎,因为我要办的的确是一些私人事务——我的阴茎已经勃起,我需要好好安抚一下它。
  下午两点左右,她终于开着车来到一栋大房间前停下。我把车停在离她车不远的一个街口,看着她是否回家,或者只是把孩子放下。后来,我确定她回到家里,不再外出了,就赶快开车,打开电脑,登陆那个网站,把她近期贴出的照片全都下载到我的电脑里再打印出来,然后带着打印好的照片再次返回到她家去。
  停好车,我走到她家门前按响了门铃。在等待有人来开门的时候,我快速地看了一下她家门口的信箱,看到里面有一封写着他们夫妇名字的信件,原来他们的名字是阿尔杰农·默非先生和玛丽·艾伦·默非太太,但在网络里,他们的名字是「骚妇亨妮」和「骚妇亨妮的老公」。
  那个在快餐店见过的年龄最大的孩子来开的门,我说要找他的妈妈,那孩子就一溜烟跑去叫他妈妈了。一分钟后,那个女人来到了门口,态度冷淡地对我说道:「抱歉,我现在不想跟任何陌生人说话。」
  说着,就要关门。
  「可是你肯定愿意跟我说话的,骚妇亨妮太太。」
  我不紧不慢地说道。
  她的身体立刻僵住了,脸色苍白地问我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我微笑着对她说道:「我是『骚妇亨妮』的粉丝啊,我想来帮助她避免被她的朋友和邻居们知道她在网络上做的事情。我建议你最好让我进屋再说,否则我们说的话有可能被周围的邻居们听到。当然,如果你并不介意他们听到的话,我们就在这里说也行。」
  她神情紧张地朝外面看了一眼,看到她一个邻居正在门外洗车,另一个邻居在整修门前的草坪,都离她家门口比较近,很容易听到我和她的谈话。没办法,她只好有些无奈地打开门,让我进了门。然后,她带着我来到厨房,要我坐在餐桌旁,说道:「你想要什么?」
  我打开手里装着她裸体和做爱照片的文件夹,拿出一张照片,说道:「人们说一张照片胜过千言万语,这张照片就表明了我的想法。我就想让你像照片里那样为我做。」
  在那张照片里,骚妇亨妮正在吸吮着骚妇亨妮老公的阴茎。她看看照片,又看着我说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微笑着说道:「当然不是开玩笑。如果我不能得到骚妇亨妮老公一样待遇的话,我就把这张照片,还后这些照片都贴在社区的公告栏里,估计到明天这个时候,社区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了。怎么样?也许我还可以复制这些照片,把它们放在你所有邻居家门口的信箱里。」
  「噢,我的上帝啊,我曾经多次警告过阿尔杰农早晚有一天会出事的,早晚别人会认出我的,可他就是不听。」
  她说着,抬头看着我,说道,「我不能那样做,我不是那样的女人,我只跟我丈夫做过。」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好吧,我敢肯定,你的邻居们都会知道的。」
  说着我站了起来。
  「请等一下!」
  她说道,「你不会真的把那些照片贴出去的,是吧?」
  「我当然会贴出去的,如果你不照我的话做的话。」
  「那我老公知道我跟你那样的话,非杀了我不可。」
  我又耸了耸肩膀,说道:「不会让他知道的。」
  「那我的孩子们看到怎么办?」
  「亲爱的,我们去我的车里,他们怎么能看到呢?我想让你做的,只不过是每天为我口交一次,连续做5天,以后我绝对不会再来打扰你。不过,我现在就想要第一次。」
  「拜托别让我做这样的事情好吗?」
  「这个选择权在你啊,骚妇亨妮太太。」
  说着,我又站了起来。
  「等一下,你要去哪里?」
  「去贴照片啊。」
  说着,我朝门口走去。
  「等等,等一下,别走。好吧好吧,我为你做,但千万别让我孩子看见。请你等我一下。」
  说完,她就离开了厨房。
  我听到大门那里有响声,然后就看到她带着那些孩子去了什么地方。又过了5分钟,她回来了,说道:「我们去卧室吧,好吗?」
  我点点头,起身跟在她身后朝卧室走去。进了卧室,她转过身问道:「我该怎么做?」
  我咯咯笑着说道:「在那些照片里,你看上去蛮享受吸吮男人阴茎的,我就想让你那样做——充满享受感地努力吸吮我的阴茎,同时让我好好玩弄你的大乳房。」
  她默默地看了我很长时间,然后脱掉自己的衣服和乳罩,让她那丰满、白皙的乳房暴露出来。在她脱衣服的同时,我也把自己的衣服裤子以及内裤都脱了下来,让早已勃起的阴茎暴露出来。
  她看着我坚硬的阴茎,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伸手握住了它。在卧室里,骚妇亨妮立刻就变得风骚起来。刚才在厨房里,她还是个矜持、害羞的良家妇女,但到了卧室里,她马上变得主动而极具侵略性。她把我推倒在床上,把我的睾丸捧在她的手里,说道:「你会射在我嘴里吗?」
  看我点点头,她脸上露出了邪恶的微笑,说道:「那太好了。」
  接着就一下把我的阴茎吞进嘴里。以前也有别的女人给我口交过,事实上我曾经享受过非常消魂的口交服务,但是骚妇亨妮的口交实在太特别、太舒服了。她的舌头一刻不停地在我的龟头上滑动着,她的手指不停地搓揉着我的睾丸,还有一根手指时常顶在我的肛门上不停地揉搓着、抽插着,这可是我第一次享受这样的口交服务。
  她丈夫真是个非常幸运的男人,可以娶到这样的女人做老婆,可以天天享受到这样的口交服务。我一边想着,一边在享受她口交服务的同时搓揉着、掐弄着她肥大、丰满的乳房。很显然,她的乳头非常敏感,我的玩弄让她呻吟不已。还有什么比听着一个女人兴奋的呻吟声更让人激动的呢?特别是她那张呻吟着的嘴巴里还插着你的阴茎呢。我感觉非常兴奋,使劲地吸吮着她的乳头。
  但是,我这样做却是犯了个错误。本来,她正在专心而缓慢悠闲地为我做着口交,可是我吸吮她乳头的举动却让变得兴奋、躁动起来,吸吮我阴茎的力度也越来越强,很快就让我坚持不住了。虽然我并没有告诉她我即将射精,但她还是感觉到了,就更加努力地吸吮我,同时用手指轻插我的肛门刺激着我。
  在我精液猛烈喷发的时候,她深深地含住我的阴茎,嘴唇紧裹着,喉头蠕动着将精液全部吞了下去。哦,实在太舒服了,这真是我从来都没有享受过的口交服务。射精后,我瘫软地躺在床上,但她并没有吐出我软化的阴茎,继续吸吮、舔弄着,直到我再次硬起来为止。
  她吐出再次坚硬的肉棒,站起来脱掉自己的裙子和内裤,对我说道:「现在你必须来肏我,把我弄得这么兴奋你要负责呢。你得把我肏舒服、肏到高潮。」
  可是,这并不在我的计划之中。这女人有些肥胖,但她脱光衣服后,身材并不像她穿着衣服时那般臃肿,不过,我还是对她的身体没什么兴趣。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她又说道:「我丈夫已经做了输精管结扎术,我今天又没有什么防护措施,所以,你只能肏我的肛门。」
  说着,她翻了个身,跪趴在床上,把她丰满、白皙的屁股和粉红色漂亮的小肛门暴露给我。我不得不承认,她的屁股是非常迷人的,而她此时的姿势又隐藏了她有些臃肿的腹部,让我对她兴趣大增。再说,我还从来没有尝试过和女人肛交呢。
  我正想着呢,她又用哀求的口气催促我快点干她,说道:「拜托了,拜托你快点好吗?使劲肏我肛门吧,我真的很需要呢。」
  这样的诱惑真的让人难以拒绝,但我还是又问道:「那你丈夫怎么办?他回来后会怎么干你呢?他会不会发现我肏过你呢?」
  她的回答让我几乎大笑起来,「肏,管他呢,他又不在这里,现在是你在这里,使劲肏我屁眼儿,拜托你快点吧,别婆婆妈妈的了,肏我啊。」
  妈的,有这样的好事谁能不上?我挺着坚硬的阴茎顶在她的肛门上。
  「我的阴道里特别湿润,你先把鸡巴插进去沾点水水。」
  听她这么说,我耨动着龟头找到她的阴道开口,使劲插进去抽动起来。她一边后退着身体迎合我,一边大声呻吟着:「哦哦,啊啊啊啊,上帝啊,舒服,感觉太好了,哦……」
  当我进入她的身体后,心情立刻变得愉快起来,似乎也不再注意她肥胖的身体,因为她的阴道特别热、特别紧,抽动起来非常舒服,我甚至开始期待不仅仅只是享受她的口交服务,还要得到得更多。
  过了几分钟,她呻吟着大叫道:「好了,好了,快插我的肛门,拜托,千万别射在我阴道里,别射阴道里啊,拜托你还是肏肛门吧。」
  我从她阴道里抽出来,将龟头顶在她的肛门上使劲朝里顶。这女人的肛门实在太紧了,我使劲顶了5下才把龟头硬挤进去一点。在我挺进的过程中,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的括约肌收缩夹弄我阴茎的动作,似乎是有一把钳子紧紧地卡住我的肉棒。
  我开始像打桩一样在她的肛门里抽插起来,肏得她一边大声呻吟一边哀求我千万不要停下,但过了几分钟我就不得不停下了,因为我已经无法遏制地将精液灌进了她的直肠里。
  看我从她身体里退出去了,她翻身下床,去浴室取来了毛巾和香皂为我清洗阴茎,并认真地对我说道:「你不会让我老公知道这事吧,你答应我好吗?」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说不是在你啊。我要的是四次口交,我想除了你和我以外,应该不会有别人知道了吧。」
  就在她为我清洗阴茎的时候,我又硬了起来,这是在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我竟然可以在半个小时内硬起来三次。她看着手里逐渐坚挺起来的肉棒,又看看床头柜上的钟表,说道:「还有时间,我们千万别浪费了大好时光啊。」
  说着,她就双手撑着身体趴在床上,让我从后面再次进入了她的肛门。
  ***    ***    ***    ***
过了几天的一个晚上,我和几个死党在街角的酒吧里喝着啤酒,得意洋洋地讲了我和骚妇亨妮那场伟大的口交和特别刺激的肛交。当我最后告诉他们,那个女人还要再给我做四次口交的时候,那几个家伙都开始央求我,希望我也带他们去品尝一下那女人的滋味。这还真让我有点为难。虽然我和这几个死党是无话不谈、无妞不分享的混蛋王八蛋,但我仍然觉得那样做对骚妇亨妮有点不公平。
  但是,那天晚上很晚的时候,我喝得醉醺醺的,很想她,就打电话让她过来找我。本来,我并不想让她知道我在哪里住,但她跟我说,如果去她家的话,那会很危险的,既可能被她丈夫抓住,也有可能被她的孩子们看到。骚妇亨妮和她丈夫都是保龄球好手,但不在同一个保龄球馆打球。她跟我商量好,等第二天晚上她丈夫出去打保龄球的时候,她请她的女友帮她照看孩子,就可以和我约会。
  可是,第二天她没有打电话来,似乎事情有了变化。到了第三天就是她外出打保龄球的时间了,她告诉我会想办法抽空来找我。于是,我就详细告诉了她我家的地址。虽然我们没有详细谈以后约会的时间,但我想应该也是在她外出打保龄球的时间了。这样一来,我肯定在以后的两个星期里都会有机会享受骚妇亨妮口交和肛门了。
  那天晚上6点刚过,我的门铃就响了起来。我跑过去打开门,骚妇亨妮站在门外,正紧张地东张西望,生怕有什么熟人看到她。我招呼她进来,拉着她的手直接去了卧室。这一次,我先把她推倒在床上,扒掉她的上衣和乳罩,扑上去含着她坚挺的乳头使劲吸吮着。
  5分钟以后,骚妇亨妮再也忍不住我的挑逗,呻吟着哀求我赶快肏她。我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打避孕套,递给她一个。她起身将那个避孕套套在我的阴茎上,然后按找我的指令翻身跪俯在床上,把她肥大白皙的屁股撅给我。
  让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每当看到她的正面的时候,我总有些提不起兴趣,但一旦看到她撅起肥白的屁股,我立刻就会兴奋起来,甚至有些急不可待地想马上肏她的阴道或者肛门。我还发现,一旦她屈服于我的敲诈,就立刻变成了积极的参与者,每次我从她阴道或者肛门里退出时,她都会说诸如「哦,上帝啊,求你别……」
  、或者「不要停,拜托你使劲肏我,千万别停下」等等。
  我抓住她的两胯,像打桩一样使劲干着她的阴道,就在我快要射精的时候,她转过身来,拽掉避孕套,把我的鸡巴含在她的嘴巴里,使劲吸吮起来。于是,我一边玩弄着她的乳头,一边把精液全部灌进了她的喉咙。
  就在这时,我的两个死党马特和鲍勃踮着脚尖悄悄走了进来。他们有我房间的钥匙,我记起来昨晚曾经告诉过他们今晚骚妇亨妮要来我家的事情。我看到他们在客厅里脱光了衣服,马特就悄悄地来到亨妮的身后,伸手用一根手指抚摩着她的阴唇。
  本来我没想让他们来,但现在他们既然已经来了,我也不好再把他们赶走。
  没办法,我只好使劲扳住她的头,把阴茎紧紧地插在她嘴里,让马特快速地插进了她的身体里。过了几秒钟亨妮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让我吃惊的是,她只是扬了扬眉毛,再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表示,反而向后坐着身体,希望马特再插得深一些。
  亨妮很陶醉的样子享受着马特的奸淫,她甚至没有回过头去看一眼到底是谁在奸淫她。也许,如果她回头看的话会很吃惊,因为马特和鲍勃都是黑人。但现在这些都不成问题,因为马特已经在她身体里抽插着,还要把精液射进去,然后鲍勃也会照此办理。
  她知道我又要在她的嘴巴里射精了,就伸出一根手指顶在我的肛门口,力度合适地刺激着我。这让我感觉非常舒服,精关一松,立刻有大量的液体涌进了她的喉咙里。她的喉头咕噜咕噜响着,努力吞咽着我的精液,我一直等到最后一滴精液都灌进了她的嘴里、阴茎完全软化下来后,才从她嘴里退了出来。
  完事后,我坐在床边,看着两个黑人怎么享受这个骚妇亨妮。马特继续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鲍勃走到她面前,把那根巨大的黑鸡巴放在她嘴边。这显然是她第一次和黑人做爱,她有些犹豫地看着面前这根又粗又长、巧克力色的巨大肉棒,似乎在考虑是否该把它含进嘴里。但是,她还是张开嘴,把那个像大鹅蛋一样的黑色龟头含进了嘴里,并开始努力吸吮、舔弄那根黑色的肉棒。
  马特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粗野,我知道他就要射了,就对他说道:「别射进去啊,她没有任何保护措施。」
  可马特喘息着说道:「太晚了,伙计,我已经射了。」
  我原以为亨妮会因此感到紧张和生气,但她此时似乎根本顾不上考虑是否可能怀孕的问题了,仍然兴奋地使劲吸吮着鲍勃的阴茎。马特射完退出来后,鲍勃立刻转到她身后,开始继续奸淫她的阴道,而马特则把还没有软下来的阴茎插进了她的嘴里,继续享受着她的口交服务。
  看他们肏得热火朝天、乐此不疲,我待着没事,就拿出数码相机开始给他们拍照。我拍的照片非常刺激,有马特射精后亨妮嘴角上挂着精液的、有马特干着她的阴道同时她又给鲍勃口交的、还有马特深插着她喉咙而同时鲍勃在和她乳交的,真是应有尽有啊。
  不过,有一个最刺激的画面我却没有拍下来,那是马特和鲍勃一左一右跪在亨妮面前,两个粗大黝黑的鸡巴同时插在她的嘴里,而我则在她身后使劲肏着她的肛门。
  那个夜晚是我所经历过的最疯狂的夜晚,自从马特第一次把精液直接射进她的阴道后,就没有人再去关心什么避孕套了,大家都随便把精液灌进她所有的肉洞,再也没有任何顾忌了。最后,亨妮对我们说,不算射在她喉咙里的,我们一共在她的阴道和肛门里射了11次。
  临走时,亨妮对我说道:「后天晚上的同一时间我们再见,好吗?」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可是,她刚走2分钟门铃又响了起来,我打开门,亨妮站在门口问道:「叫你的朋友们后天来,好吗?」
  在接下来的7周时间里,骚妇亨妮每周都要到我家来两三次,和我、马特、鲍勃以及我的其他铁哥们儿一起肏屄。到了第7周结束的时候,亨妮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她跑到我家跟我说:「我怀孕了!我该怎么办啊?」
  我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膀,说道:「生下来,或者打胎。」
  亨妮看着我不负责任的样子,哭着离开了。从那以后,有三周时间她没有再到我这里来。后来,有一天她又过来了,告诉我她老公把她赶出了家门,求我先收留她几天,等她找到住处再搬走。
  没问题,那就收留她几天吧。可是,谁知这一收留就收留了好几个月,在这几个月里,她每晚都要和我、马特以及鲍勃睡在一起,我们天天都要轮流干她的肛门。渐渐地,我似乎已经习惯了她住在我家。
  我们十几个肏过亨妮的哥们儿一块凑钱为她支付了住院分娩的费用,那个婴儿是个黑孩子,算算日期应该是马特和鲍勃第一来我家时让她怀上的。很搞笑的是,马特和鲍勃经常大吵大闹争着当孩子的爸爸,而且两个人都决心把那个孩子教成和他们一样坏的坏蛋。
  骚妇亨妮的老公和她离了婚,但和她的那5个孩子生活在一起,亨妮每周有两三次机会去她原来的家探望孩子们,有时候她还带着那些孩子到我这里来玩。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又开始和她前夫在一起肏屄了,她前夫仍然把他们的裸照发到那个网站上去,名称仍然是骚妇亨妮和她的老公,其实他已经不是她的老公了——我才是她的老公!
  如我前面所说,我已经习惯了她住在我家,就告诉她说,如果她能够减轻一些体重,我就娶了她。让我非常惊讶的是,她竟然在短短的5个月里减轻了40磅,并且继续以每周一磅的速度减下去。虽然我是个混蛋,但也是守信用的人,就按照约定和她结了婚。
  亨妮做了输卵管结扎术,所以并不担心再次怀孕的事情了。她仍然经常和我的铁哥们儿在一起肏屄,而且她体重越减轻就越想和他们肏。我一点都不在乎这些事情,因为,如果我阻止了她的话,她会每天都缠着我,非把我弄到精尽而亡不可。
  也许是因为我的纵容吧,事情越发变得不可收拾了。有一天我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她跟9个男人在卧室里翻天覆地地干着,那些男人包括马特、鲍勃、我另外两个朋友、她前夫、甚至还有他前夫的四个兄弟。他的兄弟们早就想享受亨妮的肉体,只是碍于兄弟的情面,一直没好意思下手。现在好了,他们离了婚以后,她前夫就把他的兄弟们都带过来,想怎么肏她就怎么肏她。
  妈的,真是的,现在我想肏自己的老婆,还得领个号排队等着轮到我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