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H版】(番外苏巧篇01)

作者:admin来源:人气:636

看望完在病房中昏迷的叶麟后,苏巧拖着如同被抽离了灵魂的躯壳,回到自己工作的酒吧中,机械的完成各种工作。在酒吧交班后,苏巧知道酒吧已经没有了需要她去处理的事务,也无法继续通过工作去麻醉她自己,她只能静静的呆着,静静的灌醉自己,好让自己从对叶麟的思念中暂时的解脱出来……"阿彪,来陪我喝两杯。"
  苏巧看着在酒吧吧台前坐着的刚刚表演完(脱衣舞show)正在休息的阿彪,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她好像又看见了叶麟,那个让自己无法忘怀的男人,那个唯一进入自己心田的男人,那个让自己现在无比挂念的男人。
  "苏巧,怎么啦?"
  "喝了它。"
  有些醉态的苏巧将沾着自己唇印的酒杯推到了阿彪面前,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间接的接吻。早就对苏巧的美色垂涎的阿彪自然不会拒绝这种好事,一口饮下杯中别样的美酒后,阿彪再次小心的用手的悄悄地碰了下裤袋中的一瓶BWK喷雾。
  ‘一定要把握这次机会。’阿彪暗暗计算道。
  这瓶BWK 喷雾,是艾淑乔送给阿彪的,是一种最新型的催眠喷雾。比现在冬山市的一般型bwk 还要厉害得多,只要喷洒在别人的脸上或者让受害人喝下去,会引起的受害人进入失神状态,受害者会陷入一种类似睡不醒的大脑不积极思考状态,此时她仍然有正常的辨识能力,可以辨认出面前站的人是谁,然后,在面前的人说出一条命令之后,这条命令会像是受害人大脑自发产生的想法一样,就如同突然想喝汽水那么自然。
  得到BWK 喷雾的阿彪,已经摸透了BWK 的效力,他决定趁叶麟昏迷而苏巧心神震荡的时刻得到她的身体。苏巧是一个难得的美人,得到她的肉体不但是一种享受,而且艾淑乔也会给他点特殊的奖励……
  今天,阿彪已经故意在苏巧面前显示他强壮的肉体和完美的肌肉线条(脱衣舞show),据艾淑乔说这样会让苏巧变得比较积极主动,果然苏巧不仅不介意和阿彪同喝了一杯酒,在接近午夜的时候,还在无防备情况下让阿彪趁机把BWK 喷在她脸上,"你要向你面前的男人主动要求做爱!"阿彪淫笑着望着进入了失神状态下的苏巧……
  几秒过后……
  "我漂亮么?"
  苏巧舔着红唇问道,她突然有了一种冲动,一种宁可毁灭自己,也要和面前自己根本不喜欢的男人做爱冲动。
  "说,我漂亮么?"
  苏巧突然坐到了阿彪的怀中,这个有着叶麟气息的男人怀中,直勾勾的盯着他的双眼,充满诱惑的问道。
  呼吸着充斥在空气中的香甜体香,感受这充满弹性的大腿和圆臀压在双腿上美妙感觉,阿彪有些痴了。他没有料到BWK 的效果真的如此之好,可以让一向冷艳的苏巧露出如此主动诱人的一面。
  "当然,苏美人的美貌,无人能及。"
  阿彪一手扶着苏巧的腰,一手滑过她光洁的膝盖,隔着薄丝轻轻的摩挲着她充满弹性的大腿。
  和叶麟以外的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让苏巧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而在要和面前男人做爱的念头的驱使下,她没有阻止阿彪对自己身体的亵渎,反而将娇躯彻底的投入对方的怀抱,更是主动献上了性感的双唇,与他忘情的交换起了口中的津液。
  阿彪则一边品尝苏巧的香舌,一边解开她的上衣,将那两团丰乳从胸衣中释放出来,捏在手心慢慢的揉搓着。
  苏巧的动作很生涩,她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虽然主动送上双唇,却不知道该如何从中获得快乐,而揉搓她双峰的大手更让她感到紧张异常。
  阿彪感受到了怀中人的紧张,他巧妙的逗弄着她的香舌,将它引入自己口中,细细的吮吸,又用自己舌头侵入对方的领地,品味那美味的芬芳。在热吻之下,苏巧紧张的身体渐渐变得柔软而温热,乳首也也因性奋而变的挺翘。
  阿彪分开苏巧的双腿,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延着她纤细的脖颈一直亲吻到雪腻的胸口,将挺翘的乳头含入口中,轻轻的啃咬着。苏巧则害羞的闭上了双眼,任凭他卷起自己的短裙,用那硕大的坚硬顶压着自己的火热和潮湿。
  阿彪托着苏巧光洁的翘臀将她抱了起来,把她柔软的身体放在吧台旁的一张宽大的扶手椅上。轻轻抬起她的一条小腿,脱下的她的高跟鞋,顺着脚趾一直亲吻到她的膝弯,才将她仍然包裹着肉色丝袜的细长美腿架在扶手上,随后从膝弯继续亲吻到她的股间,揭起她的连裤丝袜与内裤,从另一条腿上剥下,将这条光溜溜的修长美腿架在了另一边的扶手上。


  此刻苏巧修长的双腿被摆成了耻辱的M 型,一条腿扔穿着轻薄的丝袜,脚腕处挂着她的小内裤,另一条长腿白生生的赤裸着。而更让她感到羞耻的是,她的股间已经没有任何衣物遮蔽,赤裸裸的暴露在阿彪的面前,然而扶手上的凸起正好卡着膝弯,让浑身瘫软的她根本无法并拢双腿,只好用双手遮掩着股间那丛浓密的毛发。
  这种遮掩,对阿彪来说毫无意义,刚刚帮苏巧剥去丝袜与内裤时,他已经发现了她股间的浓密。经验丰富的他明白,这种浓密代表着与冷艳外表截然相反的热情与欲望,而她此刻的生涩只是缺乏经验的表现。平常冷艳待人的苏美人(因为有点害怕叶麟以外的男人),此时还是一个生涩的处女,她一定会被自己开发成一个热情奔放的欲女,阿彪暗暗发誓着。
  时钟早已走过来十二点,新的一天已经开始,阿彪解开裤带,挺着自己硕大而丑陋的分身,走向苏巧,走向这个即将告别自己处女身的冷艳美人。
  阿彪扳开苏巧无力的双手,从浓密的草丛中找出潮湿的溪谷,嗅着那独特的芬芳,埋首其间以舌头拨开草丛,亲吻那流着溪水的溪谷,品尝着溪谷间流出的美味琼浆。
  "不要舔,好脏。"
  苏巧羞涩的推着阿彪的肩膀,想让她离开自己羞人的地方,然而她这种软绵绵的阻拦只能成为一种鼓励。
  阿彪舔舐了一阵蜜穴后,又顺着她的臀缝,舔向了菊门,对苏巧来说,这里是更加肮脏的所在,她忍不住惊呼了起来,然而阿彪却毫不嫌弃的将舌尖通过菊门探入了她的体内,让她不禁对这个趴在自己股间的男人生出来一丝奇怪的感情,这并不是爱,但是对于毫无顾忌的舔舐着自己最肮脏所在的男人,苏巧升起了另一种奇怪的感情——‘感动、羞耻、愧疚、欣喜与释怀’各种奇怪的感觉混杂在了一起,让她无法思考。
  有些粗糙的舌头刮擦着菊门处的嫩肉,带给苏巧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比刚刚被亲吻私处更加刺激的感觉,在这种奇妙的状态下,苏巧颤抖的到达了她生命中的第一次高潮,她知道阿彪将在她的生命中占有一席无法被取代的地位,虽然不及叶麟重要,但要超过除叶麟以外的其他任何人。
  ‘我要坏掉了。’苏巧想到。
  当阿彪从苏巧的股间站起来时,她的臀下被小心的垫上了一方精致的白色手绢。阿彪引导她的小小的双手握住他的坚硬粗大,火热而狰狞的龙头抵在了诱人的缝隙上,缓缓的研磨着。
  "美女,这是你的第一次吧?如果你不愿意,不要让我进入你的身体。"阿彪凑到苏巧耳边小声的说道,其实他明知道苏巧现在被BWK 催眠无法反抗,只不过想营造一种你情我愿的假象罢了。
  在阿彪的鼓励下,在复杂感情的支配下,苏巧扶着那巨大的狰狞,塞入了自己的体内,一丝红色顺着臀缝留下,浸透了白色的手绢。
  苏巧的处女膜被贯穿了,伴随着处女血一同流出的还有晶莹的泪水,比起股间被撕裂的痛苦,失去了守护多年的童贞,更让她痛彻心扉。然而叶麟现在昏迷了,唯一真爱的男人可能以后都不会醒来了,那么这种无谓的守护又有何意义呢?
  「拿去吧,拿去我的童贞吧,既然叶麟也用不上了,我又何必珍惜。」苏巧在心中默念道,闭上充满泪水的双眼,任凭泪珠顺着精致的脸庞滑落,伸出双臂紧紧的搂住阿彪的腰,让他丑陋狰狞的分身彻底进入自己体内,填满那娇嫩而空虚的腔道。
  「用力,给我女人的快乐。」抽泣的苏巧在阿彪的耳边命令道,她期望此刻的痛苦可以让她忘记叶麟,哪怕仅仅是片刻也好。
  「美女,您的意愿就是我的使命。」阿彪在苏巧耳边轻语道。
  从未被使用过的腔道紧箍着狰狞的肉棒,让阿彪舍不得抽出分毫,在享受了一阵这种美妙的紧实感后,他才缓缓的从苏巧新受创的身体中一点点的抽出分身,当大半肉棒都从她的体内抽离后,阿彪引导她的小手握住那沾染着处女贞血的硕大,有些微凉的小手轻抚着火热的肉棒令人舒爽异常,而没有抽出的部分则在蜜穴的出口开始了缓慢的抽插……
  酒吧中此刻的场景显得异常淫靡,未经人事的冷艳美女半躺在一张宽大的扶手椅中,红霞满面,紧闭着双眼,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轻薄的鼻翼因慌乱的呼吸而不规则的张合着,性感的小嘴微张,从中发出发出混合着痛苦与快乐的呻吟。衬衫完全打开,饱满的双乳一只被人握在手中肆意的玩弄着,另一只则完全赤裸在空气中,挺翘的乳首周围满是口水与牙印。修长的双腿不成体统的大开着架在扶手上,一条赤裸着的美腿上正覆盖着一只大手,另一条美腿半穿着丝袜脚踝处还挂着团在一起的性感内裤,而本该起到遮掩作用的短裙也完全缩到了腰际,一条被鲜血染红的手帕垫在白嫩的翘臀之下,美女的双手紧握着一根巨大而狰狞的肉棒,从指缝中渗出丝丝血红,肉棒的前半截仍留在一塌糊涂的肉穴中,将酒吧中的一男一女紧密的连接在一起。


  随着肉棒抽插频率的加快,苏巧喘息中的快乐逐渐超过了痛苦,握着肉棒的双手也慢慢的松开,放纵阿彪那巨大的狰狞一次又一次的长驱直入,刺入花心也顺势进入她死寂的心中。
  随着肉棒的又一次触底,苏巧达到了高潮,本就异常紧实的腔道也随之进一步收缩,令人窒息的紧箍让阿彪也忍不住释放了他的精华,片刻之后,两人分开,一股白浊顺着未及收拢的洞口倒流出来……
  「再来,填满我的身体。」
  满面潮红的苏巧一手揽着阿彪的脖颈,在他耳边喘息的说道,另一只手则捞住了刚刚从她体内退出的肉蛇。
  苏巧意外的主动和她绵软的小手,令刚刚吐诞的肉蛇迅速恢复了活力,被重新塞回了湿漉漉的肉穴,架在扶手上的双腿则被抬了起来,环在阿彪的腰上。随后,阿彪一手抚腰一手托臀,将苏巧从扶手椅上抬起,让她半裸的身体整个挂在了自己身上。
  「啊,这、这种姿势好奇怪。」
  被托起来的苏巧,双臂顺势缠住了阿彪的脖子,半裸的娇躯整个投入了对方的怀抱。
  「苏巧,你的身体好美。」
  托着苏巧翘臀的阿彪赞美道,同时开始绕着小酒吧缓缓走动,随着他的走动,苏巧的身体一上一下的耸动着,盘在一起的双腿也不禁夹的更紧,精致的双足更是随着身体的起伏一下下的磕在阿彪的身上,让他的精关几乎再次失守。
  「嗯,嗯,嗯,唔……,那里,那里,不要弄那里……啊,啊……那里,那里好,好脏的……啊啊啊……」
  苏巧扭动着翘臀,躲避着刺向菊花的手指,然而整个身体都挂在阿彪身上的她又如何能躲开,在逗弄了一番之后,一支手指刺入了她柔软的菊门抠挖了起来。
  在肉棒与手指的前后夹击下,苏巧再次溃不成军,仅坚持了几下就再次泻身,整个人瘫软在阿彪的怀中,然而还没有玩弄够她身体的阿彪,将她放倒在吧台上,又一次展开了对她身体的进攻……在这之后,苏巧的记忆模糊了,她只记得阿彪将她的身体摆成各种羞耻的姿势,一次又一次不停的进出着,填满着自己的身体……
  午后,浑身赤裸的苏巧才在她卧室的床上醒来,回想起昨夜的荒唐与疯狂她不由的一怔,懊悔的将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缩回了被子里。
  「再也不能回到他身边了吧?这样肮脏的身体,再也不能回到叶麟的身边了。」苏巧飞快的扫视了一下薄被下的躯体,除了股间还有些红肿外,昨夜疯狂的痕迹都已经被清理干净。应该是阿彪替自己清理身体的,想到那个有些像叶麟的男人在一夜疯狂后清理自己身体的样子,苏巧又加紧了双腿。
  「太丢脸了,自己怎么会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来。明明是处女,却主动勾引男人,只因为他有些像叶麟。」苏巧把头也缩到了被子里,直到因气闷才露出憋的红扑扑的脸,记录一夜疯狂的衣物叠放在屋角的一张凳子上。房门突然响起,一直守候在屋外的阿彪托着托盘走了进来。
  「苏巧,昨天的事,我们…」
  「不要说了。」
  「其实昨天是你先…」
  「别再说话了!你,你先出去!我要换好衣服~」阿彪离开后半小时,穿戴整齐的苏巧从托盘的纸包中找到了一盒药,吞下了一片,将药盒塞入了手包,留下了纸包中的另一个盒子。随后的几天,苏巧再没有离开酒吧去探望昏迷中的叶麟,她尝试着忘记叶麟,试图用阿彪代替叶麟,沉迷于肉欲之中(其实这也是之前被调教过的后遗症,对男性肉体的迷恋!)……苏巧和阿彪的关系持续了几个月,直到她发现自己根本忘不掉叶麟,才在阿彪的鼓励下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重新守候在昏迷的叶麟身边,却丝毫不知道阿彪手上其实有着和她做爱的私密录像带。只不过是因为艾淑乔打算慢慢地折磨苏巧,才暂时性的放过她,现在好戏才刚刚开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