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课外授业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461

  喂,铃木同学,这个这个,要不要买呀?
  第一次看到那张相片的时候,是在一个盛夏的放学途中,一位不算善类的家伙,突然跑到我面前拿给我看的。记得当时是暑假,而我们的课外活动也正好最热络的时候......
  我念的这所学校是出了名的名校,也就是说校规是出了名的严苛,严格到就连念到二年级以後,校方也不太赞成我们出来做课外活动。虽然上不上课外活动没什麽关系,不过大家却反而都会准时叁加。
  (或许因为课外活动,并不像平常上课那麽令人紧张的缘故吧!)还是只是因为在平常的时候,大家都已经习惯准时上课的生活规律,所以同学们就自然而然把它当成平常上课罗!(当然罗,我也不是为了某种原因才来叁加的啦......)喂,到底买不买啊!每次叫你的时候,你怎麽老是慢半拍呀?这、这个嘛......我只不过是问你要不要买而已,用不着想这麽久吧!你的主记忆体是不是只有8位元而已啊?才不是主记忆体,应该是CPU才对吧?是吗?算了,管它的!从外太空看下来什麽都不是。你到底是买还是不买?又来了!每次都说什麽从太空看下来的,也不知道是什麽意思?这是一张露出内衣的女人照片,地点好像是在更衣室,看它的拍摄角度,应该是从远处拿长镜头偷拍的样子。可是......这照片里的女生......
  照片里的这位女生,把一头长到膝盖的秀发盘起在头上,好像正要穿制服上衣的样子;虽然她看起来还很小,却有一对既诱人又结实的乳房;看她的表情,好像正跟旁边的另一个人在聊天,眼睛水亮亮的闪着;手中的这张照片,虽然只不过是一张普通的相纸,但是却充斥着她身上的那种香气。
  上杉公佳同学......我和她......
  怎麽会!?这个是?(怒)
  不光只是同班同学而已,我对上杉同学还是......
  嘿嘿嘿,不告诉你是从哪儿拍到的!不错吧,要不要啊?好想要哦!这就是我来叁加校外教学的另外一个最大的目的了。
  不过这个上杉同学也真奇怪,外表这麽幼齿,身体却是这麽地成熟,尤其是那对尖挺的香乳......你看,辣不辣啊?混帐!碰!
  哎呀你这小子!竟敢在我面前装清纯!
  如何?五百块钱就好!喂喂,你不是在暗恋铃木同学吗?对不对?(他怎麽会知道?)原来他并没有那麽坏。
  拿去,明天见罗!
  由君同学丢下那张照片,掉头就走了。我现在终於知道他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平常老是在别人面前说那句口头禅"从外太空看下来什麽都不是"其实他还蛮了解我的耶!唯一的缺点,就是一出了事就跑来找我救火,真是烦死了。
  我立刻把那张照片撕碎,放到口袋里面......
  在功课方面,如果是那种背诵的一般课目,像是数理、英文还是国文等等,只要有念就可轻松过关,拿到好成绩。但在其他方面,譬如体育,或者是音乐、美术等等,还有那种需要分析理解後再写出心得的问答题,那我可就完蛋了......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小小的脑袋已经被背诵的东西填满了,所以装不下其它的东西吧,应该是......
  在我的记忆当中,好像也不曾因为成绩的好坏而影响心情,反倒是觉得这种无聊平淡的生活有些枯燥,这也可说是我最大的烦恼吧。
  不过她......上杉同学就不一样了。
  她不但功课特好,就连其他方面都是一流,脾气又棒,简直是一个完美无瑕的女孩。这样边想这件事情,边不自觉地到达家门口......
  这3房1厅的公寓里就跟往常一样,除了我之外别无他人。老爸老妈两人在国外工作,原本住在一起的乾姐也跑出去跟别人同居,所以说,虽然房屋可容纳4个人,实际上却只是表象。
  啊......这、这是什麽啊?
  房门开着,桌子抽屉也被拉出,到处乱成一团,而在桌前的是一个超级巨大的奇怪机器,这个机器大到能把一个大人装进去,尤其是那个像水糟般超大的东西更是壮观。到底是谁是把这玩意儿放在我房间的啊?该不会又是乾姐随便乱买什麽减肥机器吧!
  这机器的外表上,有一排类似控制钮的面板,上头有着多到数不完的按钮,而在机器的中间处贴有这样的标记。
  《Clone Making Machine》
  正当我要向前摸时,没想到它竟然发出好像是启动的声音。
  (感谢贵户购买本公司出产的此产品,本机器是专门针对个体用户使用,当您要使用本机器时,敬请先阅读随机附赠的使用说明书,然後再正确地使用......)这?什麽啊?


  (本套无性生殖复制系统,所采用的是按扭式作业方式,您只要照着本说明书中的指示依序按下配合的按扭,马下就可以得到您想要的复制品。此外,若是您按错按扭或是想重新开始所有的设定时,请先将所有的电源关闭再重新开启......)无性......无性生殖复制系统,真的还假的啊?是指不需要经过任何性行为,就可以制造出一个人吗?虽然这种生殖方式大家都知道,但它到底......
  用它来订制一个,上杉同学吧!
  这,可以吗?
  这时我就用那颤抖的手指,缓慢地朝面板上最大的一个按钮移去,轻轻地按下。
  哇啊啊!
  喀......喀......!机器突然停了下来。我两眼往机器里面看去,没想到它正燃烧着镁,并且发出极强的亮光,强到难以直视,就在这之後,那个像是要满出的水槽内出现了一道迷你型的闪电,然後它又开始运转起动,声音也愈来愈大。
  我也不太确定到底是怎样!?
  嗯......
  (啊......)
  嗯......
  (现在在干嘛啊,好像在动耶!)
  嗯......
  (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嗯......
  (不管了,就随它去好了!!)
  嗯......
  (哇拷!真是,真是吵死人了啦!!)
  嗯......
  (吵死人了,吵死人了!啊,这是?)
  嗯......
  (这个,这是什麽?)
  嗯......
  (啊、啊......)
  嗯......(哇!)
  嗯......
  (......)
  嗯......嗯......
  ......终於停下来了。
  唉,果然还是不行,如预期一样。什麽染色体复制机,还敢放在我房间桌子前,真是的。不过到底是谁把它放在这的呢?怎麽可能会有人趁我不在,偷偷把这种东西搬进这门窗紧闭的房间里啊......
  不玩了不玩了!今天好累唷,还是先睡吧......要怎麽做才能运作,等明天从学校回来以後再说好了......
  8/2(TUE.)
  翌日清晨,我走在通往校外教学地点的路上。
  早~安~
  哇,上杉同学耶。
  哇啊!哦,早......安......
  我好像......其实我也没做什麽坏事(可是,好像有耶?),但是我就是不敢正面直视她的脸,因此我的视线不经意地从上往下飘至她的......竟然飘到上杉同学的双峰上!脑中不断地浮现出昨天的那张照片,从由君同学那抢来的那张可以看到上杉同学玉乳的照片!今天她也穿的不多,充满雅气的脸庞,却有着D罩杯的胸怀(或者应该是F才对?),那对珠圆玉润的大肉弹真是太迷人了。
  在我上学的时候,虽然有几条路段能遇到上杉同学,但也有几条可说是人烟稀少,所以有的时候(现在想想,我应该说是故意找某个时段,然後再来个不期而遇吧!),我就这样常常跟她在路上不期而遇。然後呢......在走了数十公尺的路後,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条大马路,我心想终於可以两人一起走一段了。
  今天山添老师的现代国文是不是又要考试啊?对、对啊!真烦耶,山添老师出的考卷题目,根本就不知道要从哪答起,每次一看到题目,心就凉了一半......对......对啊!真讨厌!为什麽连校外教学也要考试啊?
  本以为她会一直生气,可是她却很快就恢复原有的笑靥。
  对......对啊!
  我突然觉得,为什麽每当我跟上杉同学讲话的时候,说出的话总是跟个白痴一样呢?(赶快说点别的东西,快啊!)啊,今天好热哦,上杉......哇啊,我怎麽又问这麽愚蠢的问题,白痴!
  奶应该穿短袖比较好......看吧,又是一句废话,智障!不过呢,虽然我的表现是那麽地丢脸,但她却还是如此地温柔,一点厌烦的感觉也没有,总是露出她那迷人的笑容对着我。
  我很怕太阳晒耶!你看,只要稍微晒一下就红成这样,所以出门的时候都要做相当的准备,真不知该怎麽办?好,好像是耶!奶要小心点哦!啊?我,我又说什麽了,唉,真是的!
  不舒服啊,你的脸怎麽这麽红?
  啊,没有,是......是吗?没事啦!
  我的脑中又突然一片空白,所以就匆匆忙忙地跑开,使得上杉同学一脸惊愕的目送着我逃走。我怎麽又跟个害羞的小和尚般,又做出这麽丢脸的事啊!
  那天,虽然上的是校外教学课程,但是我怎麽也听不进老师讲的任何内容,真不知道该怎麽办?而山添老师的考试问题还是一样的难,考试结束之後,老师要我们自己改自己的考卷,结果我一看,竟然是一张空白的考卷......


  啊......
  於是,我就带着这份难过的心情走回去了。
  8/2(EVENING)
  哇~
  完、完成了!
  这个,复制机器里面是......!
  真,真的成功了!?
  没错,就是昨晚那台不断发出怪声,震耳欲聋的机器里面,竟、竟然出现裸体的(刚出生嘛!)......上杉同学,是上杉同学耶!
  啊......啊......啊......啊......
  外形开始起变化了,到底是......
  啊......啊......啊......啊......
  我还以为故障了,没想到......没想到居然会成功!这......躺在我面前的竟然是胴体毕露的她,完了,我的血液怎麽急速冲进下半身。
  啊......啊......啊......啊......
  这台机器竟然把我心里所想的东西复制出来,而且还这麽真实......它又开始发出怪声了,上面的盖子突然打开,里面的复制人一下弹起,她那诱人的身体就重重地压在我的身上。接下来,她的双眼......慢慢地睁开。
  哇,哇,她看着我!
  这突如其来的感觉真令人百思不解,不过没多久我就清醒过来,她撑起上半身,趁我还没完全回神的时候朝着我猛亲!
  (呜......哇......啊......啊......哇......啊......啊......)突如其来的这个吻,让我的两眼直冒金星般的,精神为之一振,就好像她直接吻着我的鼻子;事实上虽然不是这样,不过这难以抗拒的强吻,简直......真是难以形容,好棒,好棒的一个狂吻啊!(老实说,她只不过是轻轻把嘴唇靠在我的唇上罢了。)我的初吻就在这一个充满薄荷的房间内被夺走了!只是,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嗯......
  我看来看去,总是觉得这个复制品跟真正的上杉同学有些不同。(然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因为真正的上杉是不会和我做这种事的啦!)这种复制真人的机器神奇得令人难以理解,我想这就是所谓的未来无性生殖复制机吧。
  (说真的,这种无性生殖复制机,到底能复制百分之几的本性到另外一个的身上呢?要是想在这本书里做完全的解说是不可能,我只能简单地说,应可以复制大部份的原性吧!)嗯......嗯啊......这......这香甜诱人的空气......(我好像......快要控制不住了!)我已经,疯狂的无法克制了!(不行,受不了......哇啊!!)到底是谁把这奇怪的机器搬进来的?没想到竟然可以如此轻易地就复制出想要的对象......这在法律道德上难道不会出问题吗?不管了,我现在只要享受眼前的幸福快乐就够了,其他的以後再说吧。
  嗯啊!
  跳开刚才的疑虑,换我来控制主导权,用我那灵活的舌尖开始展开攻势!而她也欣然地由主动进攻,转变成慵懒地接受我的舌战攻势。
  这是一场唾液的激战,利用舌头的作战方式。该怎麽称呼作战的名称呢?舌战、蛇战、法式接吻赛、亲吻、口水交流、合而为一、两个嘴巴的友好行为、还是其它的称呼呢?我也找不出个适当的形容词,总之,就是这样的一种动作啦!
  嗯......
  我俩的气息由不同的频率转换成同一个频道,她湿润的舌尖正与我饥渴的舌尖彼此交谈着,就好像我的嘴里正吸吮着这世上最甘甜的液体,并想把它占为己有。就这样,同一的呼吸频道,加上舌头的胶着激战,两个人再也难以分开......
  在一场难分难舍的舌战之後,我暂且先休息了一下,当我努力抽出陷入深渊的舌头时,心中发出一阵虽满足却不太过瘾的回音。
  呼......
  而她则像是还不满足的样子,将她的额头轻轻地靠在我的额头上,张大她那水汪汪的双眼,一副渴望的眼神望着我。
  她......这时的她像是在说话似地(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而我只是痴痴地看着她,根本就没有去注意周围的声响,一心一意地只想紧紧地抱住她,不管发生什麽事,只要在她身旁就够了。颤抖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将她抱在床边......然後用我那双像是疯狂猛兽的手,快速地脱去我身上的一切束缚。
  (等一下哦,马上就脱好!)心想着,不要离开我,这个可爱的女孩。
  短暂的等待後,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我,已经是个血脉贲张、毫无假像修饰的一个男人。也许是紧张或不好意思的绿故,她面前的我已经......全身血液直冲下体。我将她压倒在床上,用颤抖不停的手指移向她的双腿间......
  (哇......好湿哦......)
  女孩子都是这麽湿吗?这种事情或许算是一种基本常识吧,但是对於不曾体验过的我来说就不同了。第一次亲吻如此美丽的女子,第一次这麽靠近心爱女人的胸部,而现在又能亲身接触到这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第一次,简直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般。


  说到第一次经验,在我面前的她也应该是一样吧!虽然不知道真正她的本人到底是怎麽样,不过眼前的她是我才创造出来的一个人,所以应该没错。
  (上杉,对不起了,就把我当成破笼而出的野兽吧!)可是,可是......我想在相同的情况之下,所有的男人对於我所做的一切,应该都可以理解与原谅,说不定还会比我可怕也不一定?
  啊,真的好湿!原来......女人都是这样子!比手指还热的温度......
  我再把她扶起於床边坐正,弯下我那僵硬的身子,并且撑开她紧靠在一起的两腿,现在,出现在我眼前的就是......
  (好......好美哦......)
  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原来,女孩子的这里是长这样的啊!
  虽然我早听说过这里的神秘与诱人,但却没想到,它比传闻的还棒!这个部份的名称是什麽呢?像是被割开的蚌壳,既柔软又温暖,两片柔肉红润恰似舌头,太美了!它的魅力紧紧地吸引着我的双眼!
  我毫不思索地就伸出手指,慢慢地靠近它,然後再轻轻地朝左右拨开......我发现原来它不光只有这一层而已,我还看到最深处的地方有个状似薄饼,又像薄黏膜的一层。
  (这就是所谓的处女膜吗?)
  我原本还以为它应该是一片类似大鼓表面的东西呢,没想到它竟然会是这个样子....这更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当我的好奇心不断涌出的同时,下体早已按捺不住,整个好比石头般地坚硬挺拨......只要轻轻地握住,都会感到无比的兴奋,受不了......!
  (不行,我已经受不了了!!)
  但,但是......一定要忍耐下去!我不想让她因为这股刺痛的感觉而抗拒我,我一定要做到最令她舒服的准备运动才行。
  (忍耐住,一定要强忍下去,加油啊!)
  可是我还是克制不住,面对着她,我以几近野兽般地狂野动作拉开她双腿展开进攻,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了。
  啊......啊啊!
  传出阵阵的撕裂声,正好与她所发出的狂叫声共呜着,短暂的拨弄,使得紧闭的小洞柔软了许多,并流出如蜜糖般的汁液......!
  (啊啊,愈流愈多耶!)
  於是我毫不客气地骑在她的身上,从上眺望着她。
  (太......太完美了......)
  其实我并不是只对她上杉同学的身体感到好奇而已,我真的暗恋着上杉同学,但不知道是怎麽一回事,每次我只要一见到她,整个人就静不下来,心情会愈来愈乱,连说话也变得语无论次。想到这里,我将脸贴近这复制出的她试试,只见她......
  啊,啊......啊啊......
  只见她舒服地叫着,而且还愈叫愈激动。
  (是要我射了吗?)
  当然不是罗!我想只不过是太过兴奋的抒发吧。
  我再将手指大力地插入看看......没想到整个手就好像被某种力量吸住一般,而且还愈来愈强烈,直到完全进去为止;她的那里真是太迷人了,简直是要把我给吞食进去般,我再往四处深寻,终於摸熟了她周围的环境。
  (湿湿地,软软地......这种感觉如果不曾亲身体验过,是不会了解的,我只能说就像是被十足的热情给包围一样!!)虽然心中想着要尽量温柔,以免弄痛了她,可是手指却不由自主地上下左右奋力抽动,她应该会很痛才对!我心疼地望着她的脸,没想到她的脸颊竟然红得像颗苹果般,嘴巴更是半开的高喊着。
  (既然她觉得舒服......那就没关系了!)
  啊,啊,啊啊......
  她的叫声竟充满了兴奋感!真这麽爽吗?到底够了吗?好吧!那麽我使出全力......来接我最後一招!我再度坐上她的身体,这次我要从上往下好好地爱奶,并且替奶按摩美丽的双峰。
  嗯,呀啊,嗯......
  她那高度的动感愈来愈弱,叫声也渐渐地低沈,她已经......我真的受不了了!於是,我起身,用尽我最後的力量,将腰部使劲地往下一沉!
  哇啊啊啊~
  我,我终於进去了~
  (就这样,我最纯洁的童贞失去了!)
  啊~!!
  突然冒出一声大叫,原来她双手紧抓着四周的床单,脸部露出疼痛的样子。
  (她呢,她也因此失去了刚出生不久的处女身!)(我用珍藏了十几年的童贞,换取奶那刚成形不久的处女!)进入的瞬间,那种感觉简真是......啊,太棒了!真的是无法用一般言语来形容的美妙啊!第一次有这种全身充满了无限活力的感觉,可以说全身的细胞,从头到脚全都活了起来,血液也在四处乱窜着......此时,全身的力量都由我的大炮所控制,我也随着炮身的动力摆动。


  再来,嗯......再加快摆动的频率。
  嗯......嗯......哇啊......
  啊......啊......哇~
  这麽奇妙的快感,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於是我又在瞬间的起伏下,发动从未使用过的那股爆发力。
  哇啊~!
  连我也开始狂叫,因为找不出能够形容的词句,所以只能用呼喊来代替,就像是后羿射太阳时的用力,我也要在她的体内放出这种惊人的神力。
  她竟然,流出......这麽可爱的女孩......她竟然用那令人怜爱的表情流下泪水!
  现在的她......在让人疼惜的哭泣着!
  (这个女孩,为什麽?为什麽!?)
  (难道......这就是女孩子的最後吗!?)
  (上杉同学......)
  我的脑中不经意地浮起上杉的身影,再看看身体下面的她,虽然有些失望,为什麽不是真正的她呢?可是现在也......
  (公佳......)
  就在这样慌乱的模糊意识下,我丢出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8/3(WED.)
  翌日清晨,在我尚未睁开眼睛之前,我就下意识地移动双手探寻她是否还在......找到了!真的不是个梦,我所摸到的是柔软的肩膀,但她却将我的手拉住,拉向她酥软的肉团上,紧紧地夹着。
  我好想不去上课哦......但还是不得不去......当我准备起身换穿制服的同时,她发出近似小猫鸣叫的悲声,好像请求我留下,我只能对她说声抱歉,因为我知道学校里还有真正的上杉。
  课程结束放学後......(放心不下家里的她......还是赶快回去!)早上我要出门时虽然已跟她说过,绝对不可以到处乱跑!但我还是无法停止担心。虽然所有的事情我都教过她了,例如上厕所的方法,门窗要锁紧等等,还跟她说过火能燎原的可怕程度;除了这些以外的危险物(菜刀、容易破碎的玻璃饰品等等)我也已经经全部收了起来以防万一......
  不过最危险的,我想还是住在隔壁的那位可怕人物美未小姐,因为她的好奇心极强,常常会趁我不在的时候,一个人偷偷地到处探寻,还不光是用眼睛看,鼻子、嘴巴都会一起动员......所以说,为了避免她会从阳台爬进来,我已吩咐过一定不能开阳台边的窗户......(不过......我还是很担心。)啊,已经到运动场了啊,那是上杉,原来她们在玩跳远。(她现在不怕太阳的刺光吗?)她是涂什麽来防晒吗?我昨天忘了问她,想到昨天惊慌的心情,眼前遥望着美女的极致风景,一边幻想着:再想到昨天的行为......昨天的恶行......我真是太卑劣,愈来愈讨厌自已。
  鼓起勇气!!
  她在我面前起身向前跑,望着她那份我所没有的律动感......(而我呢,好像是个老头般毫无活力可言!)还是,回家吧!我急忙地走回家去。
  8/3(NIGHT)
  当天夜里......我与她面对着面,两眼直视着她坐着。
  可不可以......亲奶呢?
  当我说出这个难以启口的要求时,她却露出纯真无邪的表情,慢慢地闭上双眼:嗯......啊,她还是这麽地甜美,让我再度陷入这万丈深渊中。
  我也不停地对着她说:原谅我..好吗?
  这句道歉的话没有任何的诚意,她也摆出一副不用道歉的态度,我只是在隐藏卑怯不安的心。没办法!到了这种地步我也按捺不住!
  女人的胸部既然如此地松软,又为何会在某个时候变得那麽坚挺?我起身面对着她,她则将双腿跪在床上,紧抱着双峰,我先用我的目光穿刺她的全身,让她感到一下痛,一会又觉得痒......而她也以同样的眼神回看我。
  我的脑里又开始搜寻合适的字眼,可是,怎麽也找不到最能代表我所看到的景象,不找了,还是就像个婴儿般,静静的靠在她胸前软枕上最舒服。
  (好软哦......)真是酥软到令我深怕会不小心碰坏它的形体,我只好用双手小心地捧住,如同在玩弄水珠般,再用舌尖吸吮它,闻着她美妙的体味......